中陶会教师研究与发展专委会

呼吁名家

  • 试论我国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的三大模式

    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是我国基础教育制度的改革和创新,目的是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本质上是学校组织的改进。我国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可划分为补差模式、嫁接模式和共生模式,通过“补短板”的资源供给帮扶弱势学校,通过嫁接实现结构调整促进学校共同体发展,最终通过提升协同作用内驱力,形成共生状态,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提高办学质量。

    0 2020-03-02
  • 建立我国面向贫困地区和弱势儿童的学前教育基本免费制度的思考与建议

    “十三五”时期是我国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扶贫攻坚的关键时期。让贫困地区的儿童接受良好教育,是科学扶智而脱贫的重要任务,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

    0 2020-03-02
  • “一带一路”背景下的结构改革与创新创业人才培养

    “一带一路”是我国新时期对外开放的总体战略,而结构改革是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迫切要求。作为推动“新常态”下经济持续发展的战略举措,“一带一路”对助推供给侧结构改革具有重要意义。

    3 2020-03-02
  • 教育行动的逻辑与教育理论创新

    教育是探究性的社会活动,“必然无知”驱动着教育行动,使其有了多种发展可能。通过探究教育活动的“必然无知”不仅可以更好地揭示教育行动的逻辑,也是实现教育理论创新的需要。教育行动是沿着自身的实践逻辑展开的,充分揭示默会知识之于行动的价值是重构教育理论的必要条件。

    0 2020-03-02
  • 欧洲国家资格框架:演变、特点与启示

    为适应劳动力市场变化,满足终身学习发展需要,欧洲国家借助欧洲框架计划大力发展国家资格框架。欧洲国家资格框架呈现出覆盖对象的全面性、指标体系的等级性、发挥功能的双重性和参与主体的多样性等特点。该框架的实施对教育机构改革、非正规教育发展、劳动力技能匹配都产生了积极影响。

    2 2020-03-02